潍坊市书画研究院
 
字画材质辩伪
发布人:周志元 发布时间:2006年10月12日 已被浏览 836
    纸绢是中国书画的载体之一,它对字画鉴定之重要性自不待言。在字画伪品中,用古纸、古绢作伪毕竟是有限的。于是,五花八门的纸绢作伪骗术就应运而生,但又很少有人知道它作伪的手段及辩别方法。本文就此方面向大家介绍一些辩伪的常识。
  纸娟作伪主要包括:做旧色、做旧污、做旧残,现分述如下。
  一、 做旧色
  做旧色是指用颜色将纸、绢染成与某原件一致或近似于通常所见的古旧书画之颜色。
  做旧色的颜料
  做旧色常用的颜料是以国画颜料为主。如藤黄、花青、赭石、胭脂、三青等等,其形制有管状、块状、粉末状。其特点是透明亲水、不洇色,染出来的色泽比较耐久。其次是化工颜料,一般用得较少,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使用,其特点染出来的颜色比较新,容易泛色。另外,还有用一些土方法,如烟熏,日晒。用黄蘖、烟叶、茶叶、栀子、橡碗子等煮汁后直接染色。
  无论采用哪一种颜料作旧,事先必须经过调色。如采用国画颜料染之,首先将颜料研调成液态,然后用纱布过滤去除淀屑渣(因为在制作颜料时虽然细度已足,但在颗粒之间 有聚合现象)。之后兑入胶矾溶液便可试染。如用烟叶等熬汁染色,等待色液冷却之后再试染。由于用这些原料煮出的色液颜色较单调,根据需要有时还要另加其它颜色,才能得到满意的效果。
  做旧色的方法
  1、 直染法 即将被染的对象平铺在台面上,然后用排笔直接依次从右至左上色。这种方法适用于吸水性强,薄质纸类。
  2、 拉染法 即用一个与被染对象规格相当的长方形水槽盛上色液。然后用两手拎着被染对象的两角或上端缓缓从色液中拉出即可。这种方法适用于纸质结实,拉力较强的纸,如皮纸、裱件等。
  3、 浸染法 是针对绢帛而言。因为绢帛属丝织物,纺织出来的新绢有油。如在台面上用排笔上色难以挂住,也易皱,所以,置于色液中浸泡稍加揉搓,待数日后取出,可得旧绢色。如经过胶矾便得旧色熟绢。
  4、 托染法 也是针对绢帛而言,由于绫绢不易挂色,事先托上一层宣纸,后再染色。色方法同“直染法”。
  另外,还有的通过日晒,风吹,使其泛黄,俗称“风化纸”、“风化绢”等等。
  辩别方法
  了解了一些作旧色的方法,我们就可从以下几个方面来辩别它的真假。
  1、 看 总的说来,古旧纸、绢的旧色,直观感觉应是自然、平和,“洁净”,正反颜色匀透,纹理清晰。新做的旧色看上去火气,颜色不均,纸绢面也欠清洁,文理不清,而且起毛。真品纸本旧色一般是褐色、黄褐色及淡灰色较多。绢本一般是深棕色、棕黄色较多。新做旧的颜色粗看无别,细看觉其中带有黄绿色。
  做旧色又分书画芯(书画前书画后)和裱件作旧。
在书画前做旧色的,书写和绘画以后,字迹清晰,墨色,色彩及印油仍保持原色。
  在书写和绘画后作旧色的,细心观察可见有淡淡的一层颜色蒙照在字迹或
画意上,有时还可见作旧色时留下的刷痕。
  是裱件作旧色的,较易辩别,最容易看出的是颜色不均。因为裱件至少有四层纸合成,所以,颜色不容易将四层纸全部渗透,只要将卷杆上的包纸打开,就可发现里面的纸的颜色不均或呈白黄色,卷杆也受污染。笔者曾经接触过一横幅山水画,画技较好,做旧的水平也较高,而且做旧以后,又经使用了一段时间,画面已出现霉迹和油迹,如果没有丰富的经验,单从纸色来看,还真可误认为是真品。当揭开卷杆之后真相大白,里层的包纸呈梅花鹿皮状的斑点颜色,卷杆也受到污染。很明显是裱件通身做的旧色。真品裱件的纸和卷杆颜色自然、洁净。
  2、闻 真品的旧纸绢闻时觉有日灰气、烟气等气味。新做旧色的纸绢闻时觉有刺鼻的颜料气味及胶气。
  3、照 真正的古旧优质纸对光照,透光度好,纸帘也清晰可见。即使某些纸的厚薄有差异,透光度虽有所不同,但纸帘的感觉也是自然的。另外总能发现有细小的砂眼。新纸做旧,由于染色不均及揉擦纸因此透光度差,纸帘也模糊不清。
  旧绢对光照与纸恰恰相反,由于年久磨擦等原因,绢丝受损散脱导致绢面厚薄不一,对光照时,有的透光度较好,有的透光度则差,但有一点比较好掌握,因绢酥脆失去了机械强度,不能将其随手牵拉,否则就会破裂。新做旧色的绘绢,对光照颜色一般欠均匀,也可随意拉扯,而且经纬线随之歪斜,难以破裂(除极少数将丝绢故意捣制无筋骨状的例外)。
  另外,可放在强光处,但不要在太阳光下直照。如靠近窗前,走廊里,是古旧纸绢经数天后,纤维内部结构会受到一定破坏,从而降低机械强度,但对其颜色在短时期内不会明显表现出来,因为光对它们的破坏是潜移默化的。
  如是新做旧的颜色,几天之后颜色就会由黄变灰至白,笔者曾接触到一副对联,是在书写之后作的旧色,托芯后置于室内窗户处,由于光辐射热的透入对字画的辐射,一个星期后,就由黄变为灰白色了(是自然泛旧与人工做旧色之区别)。
  4、洗 旧纸绢经水清洗后,旧色基本上不受影响,只显干净,洗出的水呈棕黄色(茶色),但水质较“纯”,放数日后底层仍没有沉淀物。新作旧的颜色,经水清洗后,纸绢颜色明显变浅且不均,洗出的水色新呈黄绿色,纸本因染色时由于揉擦纸而出现的纸疙瘩,在过水时,不免有纸浆带入水中,所以底层就有沉淀物,并且出现水与沉淀物分离现象(上面的水近似于清水)。是绢本,只要用湿毛巾稍用力擦拭,被擦拭的某一块就会泛灰白至白色,又因一般都是用新绢做的旧,所以擦时纤维随之倾斜,也无损。
  二、 做旧污
  做污方法
  做污是指用各种方法在纸绢上施污,如做霉点、锈点、油迹、水迹、笔迹,苍蝇便迹……故意将画现弄得脏兮兮的,以此骗人,做污多见于画芯。
  1、 做锈迹的方法 所做锈迹大都以“红锈”多见(铁锈)。
  用铁钉事先在纸绢上钻眼,然后在眼的边缘涂上高锰酸钾,干后可得较自然的“锈洞”。
  用回曲针、大头针、图钉等粘上近似于红锈的颜料,然后夹在或钉在纸绢上,数日后取下大头针等物,便可得“锈迹”。
  用已生锈的铁物直接置于纸绢上,数日弃去铁物,便可得“铁锈”印。
  总之,做锈的方法很多,不一一例举。
  2、 做油迹的方法 通常在书画上见到的油迹有:植物油、动物油、蜡油、木油……
  用手指直接在纸绢上点油点,然后在上面擦拭尘土,干后就可变旧“油迹”。
  用蜡烛溶液滴在纸绢上,待干后去弃固体蜡油,然后抹上尘土,便可得旧“蜡油迹”。有的则将薄薄的固体蜡留在纸绢上,形成蜡油疙瘩。
  辩别的方法
  1、 锈迹的辩别方法
  (1) 看 旧纸绢上的陈旧锈印,色呈明显的旧色,并有干枯的感觉,色深,呈黑红色或赫红色。色印有一定深度,色印的边缘有很自然的参差不齐的印痕。
  例如,大家所熟悉的曲别针的锈迹,由于它与纸在接触时所受压力不一样,会出现很自然的,干净利索的,深浅不一的锈迹压印,而且还有断印现象,边缘出现的对差不齐的压印也很清晰。新作的锈印色新,由于时间不长大都呈桔红色,并觉有湿润感。
  如果是用回曲针沾颜色做的铁锈(为了急于出效果),与真正的铁锈色相比,颜色失真,又由于宣纸吸水好的缘故,压印不显利索,特别是边缘的印痕被渗浸的现象更为明显。
  (2) 洗 陈旧的锈迹用清水洗是无济于事的,一般都需用药水清除。如果是后来新做迹,用清水洗明显可显淡一些。
  2、 油迹的辩别方法
  (1) 看 陈旧的油迹看上去觉有干枯感,表面光滑略有泛白,油迹处纸绢发硬,表面灰尘易掸去。
  新做的“旧”油迹,看上去有湿润感,色深印新,表面尘土不易掸去。用手摸揉有的可见有纸毛偏倒,属绢素的也较结实。
  (2)洗烫 陈旧的油迹一般用清水是难已去掉的,特别是植物油,都需用有机溶剂清除。新做“旧”的油迹,有的用洗涤剂就可去除,用熨斗垫纸反复轻烫也能吸去部分油迹。
  三、 做残
  做残方法
  “做残”是指对纸绢进行残破加工。
  字画做残种类很多,如弃角撕口,虫洞,折印,断字等。
  1、 做弃角撕口的方法 弃角撕口顾名思义是将书画芯用剪刀、刀片去掉某一角或在某一段上破口。
  2、 做虫洞的方法 用刀刺等立法,然后在洞眼上抹上尘土,便可得"旧"虫洞。
  辩别方法
  1、 弃角撕口的辩别方法
  (1) 看 纸本缺角或裂口的断层面,大都光洁利索,即使有毛茬的也短少。特别是非常酥脆、发硬的更易脆裂、裂口处基本上不见“藕断丝牵”的毛茬,稍碰裂口即碎成粉末。
  新做的纸本破口的断层面毛茬长密(尤其是用手撕的),即使是用刀刺形成的硬口,经过再次加工后口面也会溢出较长毛茬,并具有一定抗拉力。(图7)笔者曾见过一副对联,破口是在对联的三分之一段上,用手撕的,裂口容易吻合,毛茬较长,抗拉力也较强。明显是新做的。(图8)
  如果是旧绢上原有的破口,此纸口更易辩别。因为帛绢最易老化酥脆,破口一般都是参差不齐的,毛茬短秃,无抗拉力,一触即碎,并伴有粉尘飞扬。又因为丝织物不能象纸那样可用手随意撕口,即使强行撕口,周边绢丝的经纬线必定要受到影响,导致歪斜,不易于书画。如果书画后做裂口,装裱质量又是不佳,那么,画意非变形不可。如果是托纸后做裂口,就显得更假了。所以,要想在新绢上做出陈旧的裂口效果是非常难的。
  (2) 洗 由于陈旧的画心是自然泛旧色,除用化学试剂清洗外,毛茬不会褪色,湿水后也不能随意提取。新做裂口的画芯,一般来讲事先都是做了旧色的,毛茬过水以后,泛灰白色至白色(上面那幅对联就是如此),湿水后也易提取。
  2、 虫洞的辨别方法
  (1) 看 自然的虫洞形状各异,千变万化,洞口边缘光洁锋利。严重受虫蛀的画芯洞眼是密密麻麻,有圆形、十字形,还有似条状虫样的,象一条条活虫浮在画芯上,使人毛骨悚然(图9、10)。虫洞虽小,要做出它的“神似”并非容易,所以做假的虫洞,一般只觉有残洞感,能做出“形似”就算不错了,因此,真假虫洞是较易辨别的。
  (2) 找 另外,做假人在做残时也是经过“经营位置”的。有的破在空白处,有的破在画意处,还有的破在题款、落款以及图章处。笔者曾见有一副花卉册页,做残的方式很巧妙,是用刀做的硬口,这个硬口是沿着叶子的形状而做的(叶子的边缘),且只做了半边叶,当颜色着纸浑开后,加上画面又脏,一时很难看出破绽(当然,要与作者在作画时自己所裁补的硬口相区别),做假人这样的做的目的是使人转移视线,故弄玄虚,如在图章上破口破洞,就会影响观其图章的全貌,这样,在鉴别时由于看不清字的牵丝笔画而产生混乱,以至达到他们骗人的目的。所以,我们要善于发现隐藏的破绽。
  四、 相关方面——装潢做旧
  装潢做旧的方法
  1、 利用原旧镶料配裱在假画上 采用从古旧书画中拆取原装的绢、纸、轴头配裱在假画上。因为有的古旧字画在装裱时使用的浆子较薄,加上绘绢又是稀粗帛绢,所以,命纸有时可以整张揭取,有的装潢材料质量较好,加上保存得法,揭下的绫绢也完全可以再次使用,特别是这些材料的旧色又十分自然,所以,做假人就利用这些有利条件来做假骗人。
  2、 仿旧镶料配裱在假画上 利用仿旧材料配裱在假画上,古旧安字画的装潢材料,不外乎纸、绢、绫、布等。在这几种材料中,绫是有花纹图案的,做假人一般的弄不清楚各时期绫具有的花纹特点,因此,他们大都不敢轻易用花绫仿旧色做镶料(除开在原装中拆下的)。所以就用其它几种材料仿旧色作镶料,如将纸绢染成米黄色、桔黄色、淡青色、淡绿色等。还有古旧字画有用青蓝布做镶料的,所以,仿旧人也有用这种布装潢假画的。
  3、 仿旧裱装潢形制裱在假画上 古旧字画装潢形制一般都比较大气,镶料颜色淡雅,如米黄、米白、淡青等。结构较复杂,仅镶边有的就有三个层次,锦眉、包首似乎不可少。裱件规格也较大,一般镶首似乎不可少,一般镶边为7至10厘米,裱件总长为234至250厘米。即使是小画芯,是要装裱成挂轴形式的,也是画芯不够料来凑,所以,也有仿这种高大形制和装潢结构的。
  4、 在裱件上作残、作污 仿旧者除了在画芯上作残和作污以外,在裱件上也同样有作残污的。
  作污:有的将裱件卷起来存放在湿度大的地方,故意让其受潮,形成霉点或水迹,有的做绦圈锈迹,有的做天、地杆木油黄迹……
  作残:在裱件上破残洞,有的将镶料边的接缝处故意掀翘形成与画芯似脱非脱的分离状,还有的在天,地头处将画杆与纸脱开形成狭散状。有的又将套边故意弄成残缺和硬折痕等。
  总之,装潢作旧五花八门,除以上外,有旧画揭两层的,画芯合拼与拆散的,移挖画芯的,还有对已作残的画芯修补复原的……
  辨别方法
  1、 装潢镶料辨别方法
  (1) 看镶料的牢固程度 仔细观察装潢材料从原物中拆下的还是用后来的新材料仿旧的。拆下的材料一般都较酥脆,旧色自然,多少都有一些损坏的痕迹。仿旧的镶料都较结实,经纬花纹清晰。
  (2) 看镶料的花纹特点 如果是用绫装裱的,就要看绫纹特点是否与画芯的时代相符。因为镶料只有后人用前人的,不可能出现前人用后的情况。笔者在“做旧色”一节中谈到的横幅山水画,它是裱后通身做旧色,从表面上看,旧色效果也不错,做旧色的本意看得出来至少要将它做成明清时期的旧画,但做旧者只注意到了仿旧色方面,忽视了绫的花纹特点与绘画时代风格相吻合的问题,也就是说,作假人不懂得明清时期的绫的花纹特点,就无知地采用了现市场上出售的蓝色冰梅花的仿宋锦作装潢材料(图11),稍有经验的人就可从这一破绽中便知是做假的(当然,与旧字画用现在的绫绢作镶料进行修复重裱的是两回事,不能混谈。)
  (3) 看镶料的颜色(请看做旧色一节)
  2、装潢形制辨别方法
  (1) 看装潢形制 做假的也有仿古书画高大的装潢形制的,但不多见,可能与省工、省料有关。所以,装潢的规格以2米左右为多见(现也有真品裱2米左右的)。另处,装潢的结构形式与古时差不多,但结构之一的“包首”,在古旧字画中是常见的,也是必不可少的,但现在许多从事装裱的人并不懂得包首的配裱,即使懂得,又嫌费料费工,所以现字画装裱几乎没有配包首的,做假的更是如此。
  (2) 看装潢做工 古旧字画装潢,不管是宫廷还是民间装,做工都是很讲究的,哪怕是用逊于绫绢的纸作镶料装裱的,也能从中看到裱工们的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。做假人为了牟利,将做假的字画一般都是请“半桶水”的装裱匠装裱,所以,时常看到装裱的做假的字画做工不精,具体表现在:用浆板滞、镶料裁剪弯曲、镶边搭口宽窄不一、镶料颜色搭配不当,甚至天、地头的比例分配也不谐调。
  3、 作残作污辨别方法
  看施污的部位
  如在天头见有无规律的绦圈锈迹,可认定是新做的,因为绦圈是固定在天杆上的,由此产生的铁(铜)线圈的锈迹也应是有规律的。
  如果作残的画芯未经补残(未装裱),作残的痕迹易识破,如果经过装潢后就难以辨认是原有的旧残还是做假的“旧残”。可用放大镜仔细辨认,并采用以下方法:
  (1) 裱件反卷 对于有残的画芯,装裱的目的是补残复原,那么补残处必然会有灰层边。如果裱工又差,经补过的破残处就在可能脱浆,反卷时,补口边缘会翘起,如补的是硬口,反卷时,硬口自然断开。
  (2) 透光照 如果修补的是硬口,对光照时,会漏出“一线天”,笔者在“作残”一节中说到的花卉册页,作残时是破的硬口。从当时的裱件看是难以看出破绽的。但用以上两种方法试之就原形毕露了,将裱件反拱,硬口断开,再透光一照,硬口就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了。
  在辨认已补残的画芯时,要注意以下两点:一是真品由于装裱水平不佳,用以上两种方法检验时,很可能出现假品残迹的效果,误认为是假品。二是假品由于装裱水平高,用以上两种方法检验时,很可能又出现真品残迹的效果,误认为是真品,所以千万要当心。
  最后要提出来的是:由于某些人(所谓的“收藏家”)的鉴定水平有限,花了财力物力收购了一些赝品,为了收回“学费”,违背良心又去骗别人,对此,人们要特别引起警惕。建议字画收藏爱好者,了解一些书画(发展史)以及装裱知识,最好能动手写写画画,我们就不会被做伪者所“愚弄”。
 

鲁ICP备05017488 版权所有:潍坊市书画研究院
建议用1024*768分辨率浏览网站